快捷搜索:          

史上第一姑爷第8章完整版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自己娘子当然不会同意自己相公去青楼寻欢作乐,沈予淳对此很是明白。只是顾云柔算是自己娘子吗?这一点有待商榷。重生之后的沈予淳有了第一个人生目标,那就是自己赚钱去青楼。从二十一世纪来到此处的沈予淳对于青楼有着无比的向往。上大...
 

史上第一姑爷

《史上第一姑爷》是作者哈天帝所创作的一部都市 小说,主人公是沈予淳顾云柔 ,小说讲述了沈予淳本来是生活在二十一世纪中的一个在校园中偶尔逃课但成绩却名列前茅的大学生。

自己娘子当然不会同意自己相公去青楼寻欢作乐,沈予淳对此很是明白。


只是顾云柔算是自己娘子吗?这一点有待商榷。


重生之后的沈予淳有了第一个人生目标,那就是自己赚钱去青楼。


从二十一世纪来到此处的沈予淳对于青楼有着无比的向往。


上大学的时候就总是幻想着那种纸醉金迷的生活,奈何他是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的。


但如今,事情有了大大的不同。


小陶像一只小狗一样跟着自己,无论自己去哪都要跟着。


也不知道是被顾云柔派来服侍自己的还是监视自己的。


走到一个卖簪花的地方小商贩面前,拿起一个木头簪子把玩了一下。


一旁的小陶说道:“姑爷,小姐用的簪子可不是这些东西能比的。”


也不管一旁的摊主脸色如何,小陶就要阻止沈予淳的行为。


出乎意料的是,沈予淳拿了那根簪子躲过小陶的抢夺,反倒是插在了人家的发髻上。


小陶被这个动作弄得一懵。


反应过来之后脸上泛起了一丝嫣红。


反正自己手里没钱,所有的账单都需要小陶代付。


簪子已经插在了小陶的头发上,付不付钱都是由这个女孩硕说的算了。


沈予淳又坐到一个卖凉粉的摊子上坐了下来。


不知道又没有付账的小陶追了上来。


看见头上没有出现那根木簪子,沈予淳也没有多问。


问摊主要了两碗两份后邀请小陶一起坐下来享用。


这个世界的食物是在是让沈予淳大失所望。


一堆不知道是用什么调料堆砌起来的,黄绿色交加的凉粉出现在沈予淳面前。


“停杯投箸不能食,拔剑四顾心茫然。”沈予淳又随口扔出一句诗文。


不懂得诗文的小陶自然不明白什么意思。


要是被李白知道自己的这句诗被用在一碗凉粉上的时候,不知道会不会被气的吐血。


挣扎的拿起筷子,尝了一下,虽说卖相不佳,但是味道却出奇的好。


淡淡的茱萸香气在口中萦绕,夹杂着一股辛辣之气让人欲罢不能。


这就是没有食物添加剂的年代吧,沈予淳心里想着。


“听说燕来楼新来了一个歌姬,唱功那是一个了得啊。”一旁的食客们在谈论着沈予淳感兴趣的话题。


“要是听曲儿,还得是去缈音阁,苏如画的琴才是咱们永州城之最。”另外一人搭腔道。


吃完凉粉的沈予淳并没有着急离去,而是听着这些自己需要信息。


至此,他记住了两个地方,一个叫缈音阁,一个叫燕来楼。


名字依旧是那样的俗气,让人一听就是烟花之地。


小陶并不知道自己姑爷心中的小九九,付完凉粉钱后就催促着沈予淳回府。


沈予淳站起身后刚想离去,不料竟被人认了出来。


看穿着像是三个读书人。


“这不是顾家的那个姑爷吗?”一个身穿青色长袍的人说道。


沈予淳按照记忆想起这个人是自己曾经的同窗李员外家的儿子,李爽。


“怎么跳河没死?还能吃凉粉呢?”另外一个穿着褐色绸缎的男子也嘲讽道。


这位则也是永州城的大户,绸缎庄的少爷王福生。


沈予淳并不想跟这两个纨绔起什么争执,便想要离开。


转身想要离开的他却王福生被拦了下来。


“跟我们说说,当人家赘婿是个什么滋味?”王福生开口便是老阴阳人了。


沈予淳虽说不是涵养极高,但此时被人家拦在这里,也不由的心中有些愤怒便出口反问道:“赘婿吗?倒是跟卖布家的儿子差不多。”


王福生听见这话,肯定是不依不饶,便又说道:“连自己老婆都管不了的男人,还能叫男人?”


这话说完一旁的小陶脸色铁青,李爽则是一脸的畅快。


只有与之一同的第三个人一直没有发声。


沈予淳如今最厌烦的就是有人跟他提起这件事,一拳直接照着王福生的脸打了过去。


一时间王福生只感觉到天旋地转,躺倒在地后鼻子留下的鲜血才让李爽意识到这个赘婿打人了。


打完人的沈予淳才注意到那第三个人,因为没有争执,还象征性的抱了抱拳。


随后喊了一句“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便带着小陶离开了。


那三人结伴而行,在这永州城并不会出现什么意外,变没有带上自家的下人。


只好一人架着王福生的一条胳膊,将人送到了医馆。


沈予淳也没有再管这后面的事情如何。


“姑爷你怎么打人呢?”小陶在一旁糯糯的问道。


刚才姑爷打人的时候好凶残啊。


沈予淳并没有回答小陶的问题。


他心中则是想着怎么能摆脱掉顾家。


要不然跑路吧,沈予淳想到这里又发现自己身无分文,跑路能跑到哪里去呢?


“小陶,你能不能借我点钱?”沈予淳问道。


姑爷问丫鬟借钱,说出去能笑掉人的大牙,也就是沈予淳能问出这样的问题。


“姑爷想要什么就跟小陶说......”这话小陶昨天就说过了。


沈予淳总不能告诉她说自己现在缺钱跑路,需要你支援一部分资金?


回到顾府,沈予淳没想到告状的人竟然先他一步到了。


大堂之上,顾远怒不可遏的神情沈予淳是看在眼里的。


顾远压制着怒火道:“跪下!”


沈予淳不为所动,一旁的小陶早就应声而倒,顺便还拉了拉沈予淳的衣袖。


可能是希望沈予淳赶紧认错吧。


“混账东西,进门两天就惹出这么多事情,你是什么意思?”顾远厉声问道。


“没什么意思啊。”沈予淳拿出后世的那种滚刀肉态度说道。


“看来今天是不给你动用家法是不行了,来人。”顾远又是一声呵斥。


沈予淳依旧是不为所动。站在那里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下人们冲进来便要压制沈予淳。


沈予淳终于开口,对着顾远说道:“对家里人使用家法天经地义。”


“顾老爷何时将我当成过顾家人?这家法我受之有愧啊。”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