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贾琏向平儿求欢,被王熙凤两次突击检查,只能“弯腰”丢丑真可笑

王熙凤只生了巧姐一个女儿没有儿子,让她在贾府的处境极为尴尬。别看她平时赫赫扬扬说一不二,实则背后戳她脊梁骨的大有人在。那个年代的女人,生不出儿子就是悲剧。尤其她身为荣国府嫡长孙的妻子,延续子嗣更是重……
 

王熙凤只生了巧姐一个女儿没有儿子,让她在贾府的处境极为尴尬。别看她平时赫赫扬扬说一不二,实则背后戳她脊梁骨的大有人在。那个年代的女人,生不出儿子就是悲剧。尤其她身为荣国府嫡长孙的妻子,延续子嗣更是重中之重。

王熙凤自己没生儿子,又担心贾琏与别的女人生下长子威胁她和未来孩子的地位。对贾琏实行严格控制,不但将身边丫头都打发了,更是连合法的通房丫头平儿,都不让贾琏碰一下。

(第六十五回)兴儿对尤二姐说:“……人家是醋罐子,他(王熙凤)是醋缸醋瓮。凡丫头们二爷多看一眼,他有本事当着爷打个烂羊头。虽然平姑娘在屋里,大约一年二年之间两个有一次到一处,他还要口里掂十个过子呢,气得平姑娘性子发了,哭闹一阵,说:‘又不是我自己寻来的,你又浪着劝我,我原不依,你反说我反了,这会子又这样。’”

平儿可怜,夹在王熙凤之威和贾琏之俗中间左右逢源。她尚且是王熙凤心腹还受到如此待遇,其他人可想而知。

其实,王熙凤善妒是一回事,最主要的原因还是担心平儿提前给贾琏生育子嗣。如果王熙凤一早有了儿子,她也不至于不通情理。毕竟那个年代纳妾生子是不可避免的。

王熙凤在子嗣这方面,谁也不信任,就算平儿也是她的竞争对手不能放松。她对平儿的防备也是第一等级,不允许她与贾琏私下接触。王熙凤对平儿防范有多严?通过第二十一回的描写就可见一二。

一语未了,只听凤姐声音进来。贾琏听见松了手,平儿刚起身,凤姐已走进来,命平儿快开匣子,替太太找样子……一句未了,凤姐走进院来,因见平儿在窗外,就问道:“要说话两个人不在屋里说,怎么跑出一个来,隔着窗子,是什么意思?”平儿道:“屋里一个人没有,我在他跟前做什么?”凤姐儿笑道:“正是没人才好呢。”平儿听说,便说道:“这话是说我呢?”凤姐笑道:“不说你说谁?”平儿道:“别叫我说出好话来了。”说着,也不打帘子让凤姐,自己先摔帘子进来,往那边去了。

平儿与贾琏不过在一起一会儿功夫,王熙凤竟然两次突击检查,分明就是担心平儿和贾琏趁自己不在而到一处去。

王熙凤的担心也并非无的放矢。贾琏看她前脚刚走,以为不能回来,才会在平儿跟前放肆抱着求欢。如果王熙凤没有第一次“找样子”后走开,贾琏绝不敢向平儿求欢。

平儿不像贾琏“愚蠢”,她深知以王熙凤的性格一定会杀个“回马枪”?所以断然拒绝贾琏,让这急色的少爷只能“弯腰”恨道:“死促狭小淫妇!一定浪上人的火来,他又跑了。”

平儿料事如神,王熙凤虚晃一枪,果然又杀了回来。彼时平儿正在窗外与贾琏说话。如果换一个“心大”的丫头顺从了贾琏。岂不是被王熙凤抓个正着?

以凤姐的性格,真要堵住贾琏和平儿,就算不打个“烂羊头”,也绝不可能善罢甘休。平儿说得好“难道图你受用一回,叫他知道了,又不待见我。”王熙凤不能对贾琏如何,一定会找平儿麻烦。

兴儿对尤二姐讲述家里情况,说平儿与贾琏“大约一年二年之间两个有一次到一处,他还要口里掂十个过子呢”就是平儿的前车之鉴。

那时候平儿刚被王熙凤给了贾琏,还太天真没有经验,被王熙凤堵住,时常拿出来说事。平儿最终靠着一哭二闹三上吊闹起来,才让王熙凤罢休。平儿终究是她唯一心腹,也是她做主给贾琏做通房,还是互相有妥协的。

所以,《红楼梦》之妙,就在于前后大有呼应。平儿和贾琏独处,王熙凤短时间出现两次,无疑是“捉奸”来着。而兴儿说的旧事,又与之对应。而平儿摔帘子,又与她跟王熙凤哭闹对应。每每读到这些情节,可谓回味无穷,越嚼越香!

文|君笺雅侃红楼

欢迎点击关注,点赞收藏,文章每日持续更新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