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流云18写的小说重生逆流崛起小说全文阅读

《重生逆流崛起》是作者流云18的小说,大家可以在本站读到这本精彩的小说。一起来看下吧:完了!面对愤怒的人群,刘浩宇心中一凉。虽然不清楚到底发生率什么,可从村民的愤怒的面容来看,这事根本不简单,况且自己现在被......
 
流云18写的小说重生逆流崛起小说全文阅读

完了!

面对愤怒的人群,刘浩宇心中一凉。

虽然不清楚到底发生率什么,可从村民的愤怒的面容来看,这事根本不简单,况且自己现在被推了出来,岂不是成了众矢之的!

看着村民手上的械具,他下意识的动手自保,可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一双手直接揪住他的衣领,将他拉到墙壁一侧。

他扭头望去,是一个四十来岁的办事员。

他深呼了一口气,问道:“大哥,谢谢!这到底是咋的了?”

只可惜没有人顾得上和他解释,随着人群情绪激动起来,更多的人开始推搡着朝大院里汹涌进来,也就撕破了门口二十多个办事员所组成的人墙,杂在其中的刘浩宇更是被人群挤得站不住脚,下意识的朝一侧退去,不然真的会被激愤的人群所吞没。

随着人墙被挤开,情绪激动的人群猛地就冲进了乡政府,在领头的人带领下,呼啦啦的朝着后面一排平房冲去,尽管办事员们还企图拦阻住这些人,只是二十多个人在一二百人面前,却起不到太大的作用,眼看着人群汹涌进来,朝着领导们的办公室扑了过去,场面失控了。

“这下完了——”傻傻的看着乱了套的局面,刘浩宇不知道该说什么,身边一名办事员拍了拍脑袋叹了口气,无奈的张望着

“到底咋回事呀?”反正已经被挤到了墙边上,办事员们也没有谁不要命的往前冲,其实很多人只是做做样子,刘浩宇也一脸懵的靠墙站着,扯了扯身边的办事员的胳膊,不无好奇地问了一句。

“咋回事,出人命了——”那办事员一脸无奈的摇了摇头,眼光朝后面那一排领导们的办公室望去,轻嘿了一声:“还都是副乡长赵长明那王八蛋惹的祸,你说就收个公粮,你和一个七十多岁的老头子叫什么劲,结果推了一把,那老头就一脑袋磕砖头上了,结果就磕死了,你说人死了,老头的家人还能饶得了赵长明,哎,大伙都跟着倒霉,这不是那些当官的全吓跑了,就留下咱们这些小兵在这里硬扛,唉,没一个好鸟——”

办事员说起来也是一肚子怨气,不过刘浩宇总算是听明白了怎么回事,就是一个叫赵长明的副乡长,去收公粮的时候不小心弄死了一个老头,事情自然就闹大了,死者的家人自然不会善罢甘休,便堵了乡镇府,不过不光那个赵长明跑了,就连镇上的所有大小头头都跑了,这也怪不得他们,这种时候要是被揪住,不死都要脱层皮。

两人说着话,愤怒的人群已经冲到了办公室那边,自然有人知道赵长明的办公室,两脚上去给踹开了,只是空空如也,只是找不到人的家属们,怒火再一次被激了起来,一时间纷纷涌向其他的领导办公室,更是用手中的锄头木棒直接将房门给砸开了,却是一个个空空的办公室——

找不到领导这一腔怒火自然无从发泄,人群中有人怒吼着,情绪就更加激动了,愤怒的人群再失去制约之后,像是发了疯一样的开始打砸领导们的办公室,而对于此这些办事员却是不敢管。

场面越来越乱,已经暴动起来的人群,在打砸之后,忽然就有人将怒火对准了还躲在大门口看热闹的这些办事员身上,有人咒骂了一句,自然就有人跟着骂起来,还有人拎着木棍朝他们走来——

“糟了,冲咱们来了,快跑呀——”一名老资格的办事员喊了一嗓子,随后拔腿就跑,这时候面对死了亲人的家属,什么道理都讲不通,只要被抓住那可就惨了。

一时间二十多个办事员毫不犹豫的冲到了大街上,随即四散而去,冲进不远处围着看热闹的人群中,刘浩宇也被裹挟着傻呼呼的跟着跑了出来,不过自己去哪?

死者的家属冲了出来,却已经看不到那些办事员,毕竟都是本地人,想要躲起来还是不难的,至于刘浩宇谁认得他,找不到办事员,怒气自然就发泄在了乡政府的大院里,一二百人在大院里又打又砸,还有的顺手牵羊,彻底的乱了套。

躲在人群中的刘浩宇巴巴的看着乱作一团的乡政府,还真是流年不利,自己铁定是出门没看黄历,被发配到这鸟不拉屎的地方来也就算了,结果第一天来报道就遇到了这种事,现在自己连个落脚地都没有,只怕短时间内是不会有人安排自己的工作了,真是倒霉催的,越想就越是心烦,摸了摸口袋才发现没烟了,懊恼的啐了一口,抬脚朝不远处的供销社走了过去。

供销社还保留着六七十年代的气息,四间房的门面,只是看上去显得沧桑,当然刘浩宇不注意这些,只是供销社门口停的一辆桑塔纳却引起了刘浩宇的注意,九四年的桑塔纳绝对是高档次的,张庄乡这破地方,只怕一年都见不到一辆,今天怎么就有桑塔纳停在这里呢?

想归想,不过这和自己没多大关系,刘浩宇只是多瞅了两眼,然后就走进了供销社,一进门眼前就是一黑,好一会才算是适应过来。

围着屋里是一圈柜台,后面是货架,只是不太多的货物摆在上面,就显得有些空荡荡的,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正靠在柜台后面看书,而在门口这边,四五个中年人正在在门口,眺望着乱作一团的乡政府,一个个脸色阴沉的吓人——

“老板娘,给我拿包烟。”只是看了那几个中年人一眼,刘浩宇也没有多费心思,径自凑到柜台前,丢下五块钱指了指红梅香烟。

见有了客人,老板娘就来了精神,将烟丢给刘浩宇,一边找钱一边搭讪着:“大兄弟不是咱们乡里的吧,听口音好像是怀城县那边的吧?”

嗯了一声,刘浩宇点上一颗烟,深深地吸了一口,倚着柜台朝外张望了一下,吐了口气:“大姐,这都闹腾几天了?”

“四五天了吧,都是赵长明那蔫货干的好事,这帮当官的比狼都狠,你说人家一个七十多岁的老头子,你还推人家,结果把人给弄死了,赵长明倒好,脚底下抹油跑了,弄这么一个烂摊子丢给了乡政府,你说找不到赵长明,老方家那伙子人能善罢甘休,就老方家那三个儿子,一个比一个狠,不闹事才怪,前两天要不是孙书记跑得快,腿都被人给敲折了,结果当官的全跑了,现在倒好,连这些工作人员都跑了,这乡镇府还干不干了,他们要是不干了,我这店指着谁去——”好不容易抓住一个可以唠嗑的,老板娘就打开了话匣子,有的没的说了一气。

只是没有想到,这话刘浩宇没接茬,一直在那边观望的几个中年人,忽然就有人开了口:“这是政府机关,什么叫干不干了,没有孙建国这些人,一样有人能把张庄乡撑起来,这件事总要有个了结的——”

老板娘和刘浩宇都是一愣,下意识的朝那几个中年人望去......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